网易彩票注册-百科词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页 > 网易彩票注册官网 > 巷仔内/政治不正确 民主社会竟容不下“陈闹钟”?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巷仔内/政治不正确 民主社会竟容不下“陈闹钟”? 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页 网易彩票注册官网 2020年04月22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洪都拉斯KUSO「陈闹钟」开中央流行「艺情」指挥中心记者会。(图/全民大剧团公用YouTube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全国上下都把目光焦点放在敦睦舰队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时,由全民大剧团制作的网络节目《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》悄悄画上了句点,理由是很多网友认为该节目「低级当有趣」、「丑化陈时中」、「不尊重医护人员」等等。只是,自诩为民主自由的台湾社会,竟然容不下艺人演出的「陈闹钟」,也不得不说是个奇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点时间去检视这个网络节目的正负两面评价,可以发现,许多人批评的重点,并不全然在于模仿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,也不在于模仿卫福部长陈时中,真正的问题核心,其实只有一点:「政治不正确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政治模仿秀」的鼻祖是1975年美国NBC电视台「周末夜现场」里的加拿大籍演员Rich Little。接下来不管是北美、英国都出现以模仿政治人物为主的喜剧。甚至1993年好莱坞还有一部由凯文克莱主演,名为《冒牌总统(Dave)》的电影,讲述政治模仿喜剧演员弄假成真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台湾,许多人熟知的,当然是2003年开播的《2100全民乱讲》,但在此之前,早在1992年台视的综艺节目《欢乐急转弯》里,就曾出现过政治模仿单元了。而更早之前,1990年冯光远便以徐玖经的笔名,在《中国时报》开设政治嘲讽专栏〈给我报报〉,1998年更自编自导自演电影《为人民服务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换言之,在民主社会里,「政治模仿秀」本来就是言论自由的一种表达,在一定程度上,台湾政治模仿秀曾经盛极一时,也成为了台湾民主化的象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不过,为什么网络节目《中央流行艺情指挥中心》在网络上却骂声一片?这当然与目前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相关,许多人认为艺人模仿疫情指挥中心记者会,会造成民众的混淆,并涉及丑化因防疫而民气高涨的卫福部长陈时中。甚至有很多人直指艺人为什么不模仿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总书记、中国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耿爽、世卫组织祕书长谭德塞等人?言下之意,就是「正面形象」的公众人物不应模仿,而应该「丑化」民众心中的「负面形象」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洪都拉斯KUSO“陈闹钟”开中央流行“艺情”指挥中心记者会。(图/全民大剧团公用YouTube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时候台湾的民主「进化」到了这样的地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追根究底,这样的言论来自于「巩固领导中心」的潜意识,凡是与其相抵触的人、事、物,都是大逆不道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相信,可以翻翻看国民党籍、民众党籍、时代力量籍政治人物的相关新闻,凡是与执政党意见相左者,都会被不少网友骂成臭头。更别说普遍被视为是蓝媒、红媒等媒体的相关报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国女作家Evelyn Beatrice Hall于1906年的作品《伏尔泰的朋友们》中,借伏尔泰之名说出:「我不同意你的意见,但我以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」成为阐述言论自由的名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在台湾这个自诩为民主自由的社会里,模仿公众人物还要被千夫所指,「陈闹钟」的噤声,就绝对不会是「个案」。那么,台湾民主化的路,恐怕还很漫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标签: